高邮在线,高邮新闻网,高邮信息网,高邮信息港,高邮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邮房产 >

福建宁化房地产崩盘·都市快报

时间:2018-01-14 04: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数十亿民间资本去向不明 到处都是讨债者 开发商:下一波房地产危机将是三四线城市 福建宁化,一个经济落后的山区农业县,近两年,这个不足10万人的县城,却有数十个楼盘拔地而起,它像一个富有魔力的巨大“吸金石”,让数十亿民间资本卷入到了那场风**眼,

数十亿民间资本去向不明 到处都是讨债者

开发商:下一波房地产危机将是三四线城市

福建宁化,一个经济落后的山区农业县,近两年,这个不足10万人的县城,却有数十个楼盘拔地而起,它像一个富有魔力的巨大“吸金石”,让数十亿民间资本卷入到了那场风**眼,难以自拔。

起初,没人想到它会衰落得如此之快,代价如此之大,而随着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这座边陲小城承受着它难以负担的压力。

每天的生活变成讨债

“我现在都不知道未来的生活怎么办了,过一天是一天。”林旭说,他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都和几十个债权人聚在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行动。

退休后,林旭一直思考怎么让自己的积蓄保值。他想了不少办**,宁化这座小县城,没什么好的投资项目,直到房地产业兴起。2012年,他将自己的积蓄、再加上外借的几十万元,筹集了总共150万元,通过一个叫钟运生的中间人,借给一名来自福建沙县的房地产开发商——三明市海运房地产开发有限****董事长罗海云。

后来,楼盘烂尾,林旭成了一位愤怒的“讨债者”,讨要自己辛苦一辈子攒下的血汗钱。

这是宁化县房地产疯狂生长后的现象:建筑材料商、包工头、建筑工人、债权人……拿着一纸证明,通过上访、起诉等手段,为自己争取希望。

政府高度重视的房地产项目

宁化县位于福建西部,和江西交界,曾经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被誉为“苏区乌克兰”。作为一个山区的农业县,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近几年,宁化县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后,引进和批准了很多重大建设项目:诸如经济开发区、文化园、商贸城、大酒店、**物馆。

“虽然这些项目的名称不同,但大部分都是房地产开发商搞出来的。”宁化县政府一位官员说。

根据公开文件显示,宁化县政府对引进项目很重视,县委县政府主要官员负责对每个项目进行“深入重点跟踪”,现场办公,为项目把脉,并协调解决项目进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从立项、用地审批、征地拆迁到建设的每一个环节,当地政府都参与其中。

开发商去哪了?

“我当初看了宁化县人民政府给地产开发商的批复文件,才决定将钱借给他们的,谁想到也会出事啊?”讨债者罗昌豪说。

最初,当“中间人”钟运生找到他时,拿出了一份宁化县人民政府对建设宁化华侨经济开发区出让土地的批复文件,并且声称该项目有“特殊背景,肯定赚钱”,罗昌豪经过了解,发现这块地确实是开发商“用相对便宜的价格拿到的”。他先后凑了90万元通过钟运生转借给了开发商罗海云。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初这个有“特殊背景”的项目****变成了烂尾楼,“中间人”钟运生也难觅踪影,90万元的债务无处追讨,他自己也成天被人追债。

据了解,开发商罗海云仅通过钟运生这条线,就借了2460万元,涉及76位债权人。如今,当这些债权人联合起来,找到罗海云在宁化县投资的两个项目新天地、星河湾的办公场所时,才发现罗海云早已暗中将这两个项目的产权和股东关系变更。

规划得那么好 有人住吗?

这起民间纠纷,已经引起当地官方重视,宁化县相关部门成立了协调小组。即便这样,处理的效果也不理想。

目前,宁化的民间借贷已影响到各个****阶层,其中有政府官员,也有普通的民众,还有到处讨债的包工头、建筑工人,以及付了钱却拿不到房的购房者,他们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诉求群体。很多人认为,在这场房地产疯狂当中,当地政府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大跃进式的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一个小县城,土地该卖的都卖完了,房子已经建到郊区,所谓的新城,规划得十分华丽,到处都是欧式风情的宣传画,医院、学校、超市什么都齐全,但是唯一的问题是没人。”一位从宁化县政府退休的老****说。

这位老****认为,如果按照宁化县现在的存量房,估计未来几年都卖不完,而且宁化经济落后,城乡大部分青年都选择离开县城,迁往福州、厦门等地,留在偏远乡镇的都是留守老人,所谓“城镇化人口红利”已经捉襟见肘,现在宁化县建设的新区,晚上亮起来的灯屈指可数。

对于房地产过度开发的情况,宁化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回应:“从中央、省市到县,都在想办**解决,每个县都有不同的办**。”当被问及宁化县具体将采取什么措施应对时,他说:“具体由建设局在负责。”

宁化县城乡规划建设局局长江陈林坦承,宁化县房地产业的确存在产能过剩的现象,但他认为并不奇怪,因为“中国很多地方差不多都这样”。

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危机

张永(化名)是一位福州的房地产老板,此前,他常常接到一些政府官员的邀请,到一些地级市去搞房地产开发,到2012年,他感觉到了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正存在巨大****,果断停工。

如今,张永成了一个幸存者,那些深陷其中的开发商朋友却艰难度日,手头上有很多骑虎难下的项目,如果开工建设,肯定是死,如果不建,也是死。更难过的是,当地政府坚决不允许房价降下来,不然土地卖不出去,地方债务也还不了。

张永认为,下一波危机的重灾区将是中国广大的县级城市,那些地方的房地产开发充满危机,无论是搞商业住宅,还是搞商场或者各种形态的经济开发区。他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很简单,谁来消费?每座城市都在搞城市综合体,结果发现商场里的工作人员比顾客还要多,消费如何能起来呢?

宁化房地产的危局或许代表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县级城市,过去数十年,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大跃进,造成了房地产的严重过剩,这种过剩可能超乎人们想象。现在,福建宁化县的讨债者已经开始不再期待拿回钱了,他们开始打起了以物换债的主意,只要房地产开发商能用房子抵债,他们也就不追究了。这或许是他们在绝望中的最后一丝安慰。

据经济观察报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