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邮在线,高邮新闻网,高邮信息网,高邮信息港,高邮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邮门户 >

绛县:黑烟黑水盘踞“凤凰垣”(图)

时间:2018-01-14 00: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地市新闻,主流媒体,山西门户。山西新闻网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审核批准,由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山西新闻网以“立足山西、****山西、

塑料加工作坊的污水直接排入****的沟渠。


塑料加工黑作坊禁而不绝


这是一块盘踞在运城绛县郝庄乡——自古被称作“凤凰垣”上的顽癣。


凤凰垣上落凤凰,如今落的却是黑塑料作坊的废气废水。二十多家塑料再生加工作坊冒着刺鼻的浓烟,肆意将化学污水排放到沟渠,污染着紫金山下的这片土地。对此,乡政府部门称没有处置执**权,县环保部门则认为多次禁止依然猖獗,并不是一家执**单位能解决的问题。


那么,谁又该为被污染的蓝天白云买单?


1.村民苦不堪言


缘于一次村民的反映,记者试图去了解郝庄乡盘桓日久的环保问题。


郝庄乡的东郝庄村、西郝庄村紧邻,据悉,两村约有十几家塑料再生加工作坊。每天从早到晚,作坊飘出难以忍受的气味,弥漫在郝庄乡周围。冬天,还可以关闭门窗;到了夏天,打开门窗,人就会被呛得一个劲咳嗽,甚至有时会咳得停不下来。而****的孩子更是经常**咳嗽,肺炎患病率非常之高。最让村民们不能接受的是,这些作坊中更有甚者将黑漆漆的污水直接从院后排放到周围田地沟渠里。“用这种水浇地,粮食能吃吗?我们大人无所谓,可孩子呢?为了孩子,我们一次次地到乡里、到县里去反映,可根本无人来管。”村民们无奈之下求助媒体。


8月10日清晨7时许,横贯郝庄乡的一条****公路上,三轮车、翻斗车、运货车等各种车辆已开始忙忙碌碌地来回穿梭,车上无一例外都捆扎着打包好的废旧塑料品。东郝庄村距离西郝庄村不到500米,路旁到处堆放着塑料废品,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家规模较大的收购站。


这样的收购站沿途举不胜举,但这些收购站并不做加工。“我们只负责将各种塑料废品压轧打包,然后送到曲沃一带加工。本****也有加工点,但价钱不合适,我们愿意跑远一点。”一位老板娘这样介绍。


在村间地头,村民们再次陈述了非**加工塑料带来的危害,“有三分之一的村民收购塑料废品,有五分之一的村民在从事塑料加工衍生副业,剩下的村民,就和我们一样靠种地为生,赚钱不多,但受害最多。每天气都喘不上来,就没有个盼头。”


据了解,郝庄乡自然资源匮乏,地处偏僻,且气候干燥,被称作绛县的“北大荒”。大多数农民靠天吃饭,农作物以小麦、玉米、红薯和小杂粮为主,年人均收入不到2000元。


早在二十多年前,有些脑子活络的村民为了摆脱穷困局面,就前往侯马等地收破烂,办起了废旧塑料回收小企业,更有村民从其他加工企业那里得到商机,回乡**造塑料颗粒或铸造再生塑料管子。仅在西郝庄村,就有塑料加工收购小企业7户,塑料拉运收购小企业18户。


“我们并不想让他们关门倒闭,但是,总该采取一些处理废气、处理污水的办**吧。”有村民憧憬着这样一个两全其美的状态。


2.作坊日进斗金


8月10日上午,在东郝庄村一家塑料加工厂前,可以看见院里的房舍上黑烟弥漫,门口一条自挖的沟渠中灌满了污水。记者在门口欲进去探问,一条大狗窜了出来。“你是干什么的?”一个男子**惕地问。


“过来买料条。有没有?”记者问。


“你要什么料条?打算要多少钱的?”男子上下打量着,试探着。因记者不清楚价钱,一时语塞。男子将大门赶紧关闭:“还买料条,一听你口音就不是。”


第一次暗访就此失败。知****告诉记者,这些年当地环保局多家部门不止一次查处,但查而不禁,屡查屡开,因而他们防备较严。


又找了几家,尽管找到了污水排放出口,但可以看到水口干涸,据说今年生意不好,**时停产。幸运的是,在一家孙姓塑料经销部,记者顺利“打”进厂区。


只见,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塑料瓶子、轮胎等废品,一些工人正在打包称重。孙老板听说要买料条,问:“是买聚乙,还是聚丙?”


“聚乙,多少钱?”“买来干啥?”看来,孙老板还是比较**惕。“江苏那边修路盖房用,朋友推荐来的。”记者应对着。


于是,孙老板“哦”了一声,带着记者来到车间。车间十分简陋,上面搭着塑料纸,车间里有一个大锅一样的机器,几个工人围着机器,往出抽拉着什么。车间里浓烟滚滚,气味难闻。记者退了出来,要求提供一部分样品,孙老板从车间里抓出一把黑色的颗粒。“这是聚乙,2800元一吨。”孙老板用袋子装好,递给记者。


孙老板称他每个月都要出货40吨,产品销往全国各地。“人家还有比我生意好的呢。”孙老板说。据此推算,该作坊一年就可以****至少400余吨,****额达到112万元之多。说是日进斗金,一点也不过分。


还有一位作坊老板称:“我们这里是华北第一塑料厂,我们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在山西及河北、河南一带有名得很,拥有很多固定客源。”


3.政府下文难禁


随着当地村民环保意识的觉醒,近年来,村民频繁****这些塑料加工作坊的问题,而相关部门也不止一次查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污染作坊查而不禁?


在郝庄乡人民政府,记者见到了负责企业安全生产的镇领导谢强。他说每次一查,这些塑料作坊的老板以及亲戚就会围堵镇政府,一来就是一二百人,严重影响了政府办公,加之又是陈年旧账,政府难以处置。“我们没有执**权,环保局也多次来查过,这是一个老问题,镇上也没有办**解决。”


既然镇政府有其苦衷,那绛县环保局对此又有什么看**?


在绛县环保局,记者见到了多次负责郝庄乡塑料作坊查处的李主任。


“我们连同安监局、工商局、****局等部门多次查处。我们断电之后,没过几天,他们就又恢复供电,自行生产开了,我们也没有办**。而且,他们有工商执照。这么多年来,我们接到****,就会给政府打报告,请求查处。政府多次发文,可每次查处后,又死灰复燃。前段时间,我们又给政府打报告,政府领导说:‘政府也不能老发文’。所以,这个事就放下了。”李主任很是为难地说。


几家村办作坊,形成了产业链,对环境造成不可弥补的污染破坏,然而,政府多次发文,仍然难以查处禁止。就连听到记者回复的村民也非常纳闷:“政府连这么个问题都治理不了,真让人费解!”


村民们称,他们还会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直到这些污染“黑”作坊不再危害环境和村民。一个企业要生产,首先需要立项,这样的黑作坊,没有任何环评手续,竟然能办理工商执照,是谁在给他们开绿灯?这么多年能屡屡“死而复生”,又是谁在给他们开绿灯?本报将继续关注。


本报记者 高 辉 文/图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