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邮在线,高邮新闻网,高邮信息网,高邮信息港,高邮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邮天气 >

【走基层】宁夏永宁:测天测地测人心

时间:2018-01-13 21: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中国气象局

  中国气象报记者王晨 柳荐秋

工作人员在水稻田地里进行观测  雷小斌摄影

  “出去是事业单位的一个员工,回来就是一个农民。”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永宁县气象局的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

  下午2点多,火辣的太阳正炙烤大地。赵兔祥、李翠琳、陈荣三个年轻人穿着及膝的雨鞋,走了20多分钟,到水稻田里测植株的高度。

  搞气象的,不是测天吗,老往地里跑干啥?永宁县气象局属于国家一级农业气象试验站,也是黄河河套地区唯一的国家一级农业气象试验站。这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免不了和庄稼打交道。

  

        不当半山腰的“拦路虎”

  午饭时间,大家围坐在单位的小食堂圆桌前,碗与筷子的频繁碰撞声让人看出这里的工作人员做事麻利的一面。这里面,有几个男子晒得黑黢黢的,但健康之气写在脸上。

  “在编人员是12个,编外人员有7个,平均年龄32.6岁,其中有10个人是本科学历。”永宁县气象局局长李福生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所有的县级气象部门里第一个高级工程师,也是目前所有县级气象局里唯一的一个高级工程师。20年多来,他一直在这里工作。

  “队伍有活力,但是太年轻,人员变动快。去年全区公开选拔副科级****,我们这里的年轻人有考到市局的,也有考到区局的……” 李福生觉得,最近三年来,整个队伍的合力还未形成,他对此是心急又心忧的。

  赵兔祥是去年大学毕业来此工作的年轻小伙,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看上了这里“国家一级农业气象试验站”这个牌子,但是几年后,他还会一直守着这个牌子吗?

  “对一个年轻人的培养周期一般是3年至5年,这个周期过了,一些年轻人可能就离开这里了。”即便是这样,李福生还是支持大家在职学习,不断进行自我提高。

  “那你不怕他们学完了,人就走了?”

  “让他们‘永久’留在这里,我不能保证他们这样做;但单位是‘永久’的。” 李福生很清醒,年轻人要上进,要想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是好事,他不能当半山腰的“拦路虎”。

  “那您年轻时没想过走吗?是什么让您留下来了?”

  “我觉得我去别的地方也没啥用,这里就很适合我。同样的工作,你反复去做,可能就成为专家了。” 李福生的言语是自谦的,但是行动是踏实的。他就是这样二十年如一日,精于业务,成为高工。

  你就在这里,与单位互相不离不弃。但人员的流失让他既喜又悲。

银川市永宁县气象局局长李福生向记者介绍农气工作  王晨摄影

  接地气才会有底气

  赵蔚不久前来永宁县气象局任副局长一职,十几天来,她感触颇多:“区局局长丁传群以前说过:只有自己去基层,才真正了解农业气象。来这之后,接了地气:手工数出粮食有多少株,每一株里有多少穂,每一穗子上面有多少粒,空壳的又有多少粒……这些场景,在区局机关是见不到的;而机关里的数据,就是这么来的。”

  在这里工作的每个工作人员都明白,不接地气,对真正的工作便没有指导意义,要切实做到知农事懂农事,才能开展工作。

  “比如小麦倒伏了,政府就要一句话——减产不?减多少?”这样的问题,一般人不敢直接回答,但是李福生能回答,这就是他接了20多年地气得来的底气。

  这里的工作人员是很辛苦的。单从业务上来看,除了固定地段土壤湿度测定、自然物侯观测、春小麦发育观测、水稻生长发育观测、酿酒葡萄观测、生态监测等,还要负责黄河河套灌区农业气象试验研究、新技术示范及推广应用等。

  “从服务上来说,要围绕主要农事季节、重大****活动、汛期、主要天气过程等做好决策气象服务;围绕粮食生产、设施农业、葡萄产业、有机水稻、供港蔬菜等做好专业专题气象服务。”工作人员说。

  李福生还有几个想**,一是实验室的****比较落后了,需要进先进的****;二是作为农事站,这个院子小了些,有些做试验田的想**便不能实现;三是想建立一个实验基地。这些想**,啥时候能实现呢?

  采访的当天,无风无雨,晴好的天里,突然出现了彩虹,而且色带很明显。这个现象让往田地里走的工作人员们都一时都无**解释。到田里进行观测,大家每次都“腿着去”,然后“腿着回”,这个季节,水里有蚂蝗,水上有蚊子,头顶有骄阳,农气工作不容易!他们却能从中取乐,酷热天里,那认真观测的眼神让人感动。他们手里的尺子,不只在侧着植株,更测出了人心。

  这彩虹,也许便是对他们人生色彩的写照。

  (责任编辑:石龙)

  

  相关新闻

气象微**

气象微信

客户端

分享到:

[字号

  精彩热图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